当前位置:石家庄传媒网 > 省会 > 正文

毛泽东与人民解放军火箭军的组建

2017-10-16 18:00:07 来源:石家庄传媒网 编辑:吴爽

核心提示

雷诺-日产联盟和东风集团也成立一家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易捷特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中国开发和销售新能源汽车。这一职责定位决定了青联工作必须充分体现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通用汽车公司的前副主席,底特律飞

雷诺-日产联盟和东风集团也成立一家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易捷特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中国开发和销售新能源汽车。

这一职责定位决定了青联工作必须充分体现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

通用汽车公司的前副主席,底特律飞机公司和AirspaceX公司的顾问委员会成员卢茨(BobLutz)表示:“我认为汽车行业人士显示出了巨大的短视弱点,他们说,’不,我们不做那种事。

毛泽东与人民解放军火箭军的组建

“我们必须加快技术转型升级,把‘中国制造’真正打出去。

还要加强一些背部肌肉的康复训练。

原标题:毛泽东与人民解放军火箭军的组建2015年12月3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一面鲜艳的八一军旗亲手授予新任命的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

从那一刻起,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正式更名为火箭军。在此之前,我军由陆、海、空3个军种和第二炮兵一个独立兵种组成。

第二炮兵成立于1966年7月1日,由毛泽东主席批准创建,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作为我军最年轻的兵种,已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征程。如今,第二炮兵功成身退,将更为艰巨的使命交给了新成立的火箭军。第二炮兵的建立以原子弹成功爆炸为基础历史清晰地记载着: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曾屡遭美苏等国的核威胁、核讹诈。

那时,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和国开国元勋们,清醒地认识到:中国要反对核武器,就必须拥有自己的核武器。1958年,那是一个崇尚“人定胜天”“心比天高”精神的激情岁月。

这一年里,毛泽东精神振奋、意气风发,他用手势幽默地打着比方:“原子弹嘛,就是这么大个东西。

没有这个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

那么好吧,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我看有10年工夫完全可能。

”当时新中国成立尚不到10年,国家各方面还处于极端困难的局面,但毛泽东高瞻远瞩,未雨绸缪,由他首发倡议,后又力排各种异议,果断作出了发展中国导弹、核武器的战略抉择。

其实,早在1954年,中国举行共和国成立五周年庆典,毛泽东就向率团访华的赫鲁晓夫提出“是否能在制造核武器方面给中国以帮助”问题。

但赫鲁晓夫听后,马上露出惊讶神情,他说:“搞核武器是很费电的,现在就是把中国所有的电力都投入进去也不一定够用。

”接着又说:“只要苏联有了核武器就行了,不必我们大家都来搞它。

”受到婉拒之后,毛泽东意识到:“靠别人总是靠不住!”因此,从1955年开始,他召集我国有关的科学家开会,决定首先从寻找铀矿开始,独立自主地迈出了共和国研制核武器的步伐。

后来,由于“波匈事件”的发生以及东欧多国“离苏倾向”的加剧,赫鲁晓夫为了巩固自身地位,争取中国的支持,在科技援华的态度上才有所松动,表示愿意对中国提供尖端武器方面的帮助。

但不久,由于毛泽东断然拒绝了赫鲁晓夫提出建立“苏中联合舰队”和“长波电台”的无理要求,苏联单方面撕毁了已达成的有关协议,中断了对中国的核技术援助。赫鲁晓夫的背信弃义,更激发了中国人民自力更生的壮志豪情。毛泽东说:“要下决心搞尖端技术。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极好,如果给了,这个账是很难还的。”很多中央领导和老帅,也都表示核武器的研究应“继续进行”。陈毅说:“就是当了裤子也要搞出原子弹。”贺龙、聂荣臻等也都纷纷表示赞同。就这样,经过一代人的艰辛努力,1964年10月16日,我国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使中国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世界上第五个能够独立研制原子弹的国家。“三位一体”核力量为二炮创建提供基本前提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成功,可以说,为第二炮兵的建立创造了首要条件。此时,西方有些国家却出现了嘲讽中国“有弹无枪”的论调。的确,导弹一向被看作是原的“枪”,卫星的“腿”。只有原子弹而没有中远程导弹,原子弹就发射不出去,核武器也就失去了实战价值,卫星也无法上天。然而,他们哪里知道,我国的“两弹一星”与“核潜艇”等研制工程,是在毛泽东的通盘考虑下,几乎同步进行的。1955年,当后来被称作“中国导弹之父”的钱学森,冲破美国政府的重重阻挠,毅然回到祖国时,毛泽东亲自接见了这位具有很高声誉的著名科学家,并作出了发展中国火箭和导弹事业的重大决策。接着,中共中央成立了以聂荣臻为主任的国防部航空工业委员会,开始了我国两弹研制机构的设置及导弹的设计和实际研制工作。1960年2月,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中央军委确定了“两弹为主,导弹第一”的方针,为发展我国国防科技特别是尖端技术,提出了“埋头苦干,发愤图强,自力更生,奋勇前进”的口号,加快了我国的核弹研制步伐。很快,在钱学森等人的带领下,同年11月5日,我国第一枚地对地近程导弹发射成功。1963年12月,以周恩来为主任的“中央专委”又提出了“核武器的研究方向,应以导弹头为主,空投弹为辅”的方针。不久,我国于1964年6、7月间,连续成功发射了3枚中程运载火箭。为了尽快实现“导弹与原子弹”的结合,在毛泽东的指示下,周恩来于1964年9月1日主持召开中央专委会,决定成立由钱学森领导的“两弹结合”方案论证小组。与此同时,中国“空投原子弹”的实验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1965年5月14日,在我国西部地区,一架獾式轰炸机投下了一枚小型核弹,并按事先的设计要求,在距离地面一定高度上成功爆炸,标志着我国拥有了空投原子弹的能力。1966年3月11日,周恩来再次主持召开会议,听取关于进行两弹结合的试验论证报告,决定先搞“冷试”(弹头不装核材料)后搞“热试”。在试验的关键阶段,毛泽东一再对主抓此项工作的聂荣臻予以鼓励,要他们一定要克服困难,坚持不懈地抓下去。毛泽东说:搞核弹和打仗一样,“可能打胜仗,也可能打败仗,失败了也不要紧”。主席的关怀和鼓励,使广大科研人员倍受鼓舞。9月,我国“两弹结合”的试验工作准备就绪。27日上午9点,我国大西北的天空闪现出一团耀眼的火光,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第一枚地地导弹,将核弹头从甘肃和内蒙古交界的巴丹吉林沙漠,打到了新疆的罗布泊,核弹头在靶标上空精确爆炸。我国“两弹结合”试验的圆满成功,回应了国外敌对势力对中国“有弹无枪”的嘲讽,标志着中国原子弹已完全具备实战能力。(责编:杨睿、李龙)。

我们有一个客户受到这个政策的影响,在政策出台之前,这个客户顺利地在当地银行获得了贷款,在澳大利亚买了第一套房子。

她们都穿着朴素的灰布列宁服,挂的却是特等号。

2015年,以耿家盛为主或独立完成的“一种深孔锥度铰刀”“一种高硬度、高韧性难切削材料机加工刀片”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实用新型专利。